丝绸、陶瓷、茶叶:山寨大国的被山寨史

时间:2016年05月29日信息来源:互联网 点击: 【字体:

茶叶iv id="MyContent">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strong>

茶叶p>茶叶trong>茶叶/strong>茶叶p>茶叶茶叶>对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 茶叶p>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茶叶茶叶 style="text-align:center">&茶叶茶叶茶叶/p> 茶叶div>茶叶div>茶叶茶叶茶叶茶叶/div> 茶叶mg alt="丝绸、陶瓷、茶叶:山寨大国的被山寨史" src="http://www.zcha.net/UploadFiles/2016-05/2/20165294951216137.jpg" title="" />
茶叶p>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茶叶茶叶>当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 茶叶p>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茶叶茶叶>顺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茶叶茶叶>不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茶叶茶叶>翻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茶叶茶叶>这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 茶叶p style="text-align:center">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茶叶茶叶iv> 茶叶iv>转茶叶茶叶茶叶茶叶div>茶叶img alt="福钧(1812-1880)" src="http://www.zcha.net/UploadFiles/2016-05/2/20165296214930362.jpg" title="福钧(1812-1880)" />茶叶div>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 茶叶p>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 茶叶p>茶叶trong>茶叶/strong>茶叶p>茶叶茶叶>在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茶叶茶叶>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 茶叶p>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 茶叶p>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 茶叶p style="text-align:center">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茶叶茶叶iv> 茶叶iv>转茶叶茶叶茶叶茶叶div>茶叶img alt="玮致伍德瓷器" src="http://www.zcha.net/UploadFiles/2016-05/2/20165294342324753.jpg" title="玮致伍德瓷器" />茶叶div>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 茶叶p>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茶叶茶叶>当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 茶叶p>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p> 茶叶p>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茶叶ントルコール神父即殷弘绪,《支那陶瓷见闻录》、《支那陶瓷见闻录补遗》也就是他关于陶瓷问题的那两封长信!小林太市郎专攻中国美术史,尤专于唐宋绘画,译注《中国陶瓷见闻录》,应属其旁出之作;他早年留学法国,或许就是他跟法国耶稣会士结缘的因由吧。收入殷弘绪信函的《耶稣会士中国书简集》,已有多卷本的中译版;但殷弘绪的信加上小林太市郎的注,相信于中国陶瓷史研究仍具参考价值,有心人,有力者,是不是可以助其翻译出版呢?

再往前,中国商业机密被窃的,还有丝绸。论经济利益,丝绸或不及陶瓷;但论名声,由于“丝绸之路”的缘故,丝绸无疑犹过于陶瓷。这样,丝绸制作工艺的外流,就可谓史上最著名的商业机密盗窃案了。

丝绸制作的关键,在于蚕丝,在于养蚕;而技术移植的首要步骤,在于蚕种。这也是学界的老问题了。我就偷懒一下,先利用新近王邦维的《东国公主与蚕种西传:一个丝绸之路上的传说》(网络版题为《蚕种何以西传,丝绸路上的“东国”公主》)一文。

关于蚕种外传最重要的记录,见于玄奘《大唐西域记》卷十二瞿萨旦那国部分:“昔者此国未知桑蚕,闻东国有也,命使以求。时东国君秘而不赐,严敕关防,无令桑蚕种出也。瞿萨旦那王乃卑辞下礼,求婚东国。国君有怀远之志,遂允其请。瞿萨旦那王命使迎妇,而诫曰:‘尔致辞东国君女,我国素无丝绵,桑蚕之种,可以持来,自为裳服。’女闻其言,密求其种,以桑蚕之子置帽絮中。既至关防,主者遍索,唯王女帽不敢以验。……”此处的瞿萨旦那国,据云即和田,又称于阗。类似记载又见于《新唐书·西域传》于阗国部分:“……初无桑蚕,丐邻国,不肯出。其王即求婚,许之。将迎,乃告曰:‘国无帛,可持蚕自为衣。’女闻,置蚕帽絮中,关守不敢验,自是始有蚕。”二十世纪初,英国探险家斯坦因在于阗佛寺遗址发现一幅木板画,跟“东国”公主偷带蚕种的故事正相契合,足证玄奘所记渊源有自。此外,据言西藏丹珠尔(大藏经)有《于阗国授记》,里面也有类似故事。

 

转播到腾讯微博
丝绸、陶瓷、茶叶:山寨大国的被山寨史

 

“东国公主传蚕种”木版画

按王邦维的意见,《大唐西域记》所称的“东国”,无法确定其所指,未必就是中国;但论丝绸工艺的来源,最终还得追溯到中原地区,则将此视为中国丝绸工艺秘密被窃的历史传说,也算不得过份。

还要补充说明,玄奘在七世纪记录下来的瞿萨旦那国引进蚕种事,应是一个严重滞后的传说。法国汉学家布尔努瓦在《丝绸之路》第十一章专门讨论过此问题,指出《北史》所见的大秦国、吐鲁番、焉耆国皆有养蚕业,故西域诸国在五世纪时或已知丝绸制作工艺,而蚕种传入瞿萨旦那(于阗)的事件,也应发生于此时。

王邦维专于佛教史、西域交通史方面,文献功夫甚深,但他此文可能将范围限定于禹域之内,并未穷尽有关丝绸工艺外传的史料。其实,早在张星烺辑录的《中西交通史料汇编》第一编第二章里,除了《大唐西域记》那条本土记录,还根据英国汉学家亨利·玉尔的《古代中国闻见录》(后来的中译本作H.裕尔《东域纪程录丛》)转引了两则六世纪的西方文献。其中希腊人的记录说,印度僧人从印度将蚕卵带到拜占廷孵化——这有可能是将中国讹传为印度了,即印度僧人是从中国将蚕卵带到拜占廷;也有可能,是当时印度已引入了中国养蚕和制丝的技术。文献不足徵,兹不细述。

稍后东罗马人的记录应当更准确,也更详细:“波斯人某,尝居赛里斯国。归回时,藏蚕子于行路杖中,后携至拜赞廷。春初之际,置蚕卵于桑叶上,盖此叶为其最佳之食也。……哲斯丁皇帝后示突厥人以养蚕吐丝之法,突厥人大惊,盖是时赛里斯人诸市场港埠,前为波斯人所据者,后皆为突厥人所攘夺也。”这里的“赛里斯国”众所周知,意谓丝国,古希腊、罗马人用以指称中国或邻近中国之地。这当然是东罗马(拜占廷)帝国窃取中国丝绸机密的明确史证了。

丝绸、陶瓷、茶叶的技术秘密外泄,殊非偶然。要知道,这三件物事,可谓中国古代贸易输出的“三宝”,在域外影响最广,为国人赚取利润最多;也正因此,外国佬自然最眼热,不甘心为中国人独占利润,故必前赴后继地做时迁。则历百千年,技术秘密之流失,也是不可避免的罢。

那么,中国人是不是只有被窃的份呢?当然不是。中国人向来不傻。

布尔努瓦在《丝绸之路》里就说:“到420年左右——这是大部分人的约估,东西方不仅通过中亚的媒介继续交换商品,而且还首次开始交换机密情报。这确实是一种奇怪的巧合:当西方从中国窃取了制造丝绸的千年奥秘,并泄露给西域一个王国的时候,中国人也巧取了西方制造透明有色琉璃的情报。中国人从来都非常钟爱这一产品,并且一直被迫以高价从西方购买。”

不约而同,萨拉·罗斯在《茶叶大盗》里也谈到:“当英国人策划着窃取中国的茶种和茶叶技术,并用于建立属于他们的茶叶商业帝国的时候,中国人同样在密谋着获取英国人的植物机密:他们的计划是在国内发展鸦片种植业,以与英属印度——巴特那(Patna)——鸦片种植业相抗衡。正如茶叶可以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另一侧找到自己的第二个家园一样,罂粟——提炼鸦片的美丽花朵——同样也可以被移植到中国那些郁郁葱葱、连绵起伏的山丘上。”

当然,让中国人受益最大的商业机密,不会是玻璃,更不会是鸦片。我相信,必是番薯。

关于番薯传入中国问题,我先前特别留意过,知道专业的学术探讨不少,有关的原始文献繁杂且多歧异,在此不能也不必一一具列。现聚焦于窃取商业机密这一关节,摘录若干原始文献,以呈现吾国“番薯大盗”的事迹。

经济史家梁方仲1939年已写过一篇《番薯输入中国考》,篇幅无多而引证详密,其引徐光启《农政全书》有言:“近年有人在海外得此种,海外人亦禁不令出境。此人取藷滕〈藤〉绞入汲水绳中,遂得渡海。因此分种移植,略通闽广之境。”又引道光六年邵咏纂修的《电白县志》卷二十《杂录》,叙述更为详细,且留下了当事者的姓名:“相传番薯出交趾,国人严禁,以种入中国者罪死。吴川人林怀兰善医,薄游交州,医其关将有效。因荐医国王之女,病亦良已。一日,赐食熟番薯,林求食生者,怀半截而出。亟辞归中国。过关,为交将所诘,林以实对,且求私纵焉。关将曰:‘今日之事,我食君禄,纵之,不忠;然感先生得〈德〉,背之,不义!’遂赴水死。林乃归种遍于粤。今庙祀之,帝以关将配。”其具体情节过于传奇,似未可信,但盗取番薯种苗的核心事迹,当有某种史影在。

 

转播到腾讯微博
丝绸、陶瓷、茶叶:山寨大国的被山寨史

 

梁方仲后来在读书札记里,又抄录过《金薯传习录》的若干材料。此书系福建人陈世元所辑,搜集了其五世祖陈振龙引种番薯的相关事迹。《元五世祖先献薯藤种法后献番薯禀帖》一篇云:“……振龙历年贸易吕宋,久驻东夷,目睹彼地土产朱薯被野,生熟可茹。询之夷人,咸称薯有六益八利,功同五谷,乃伊国之宝,民生所赖。但此种禁入中国,未得栽培。……捐赀阴买,并将岛夷传种法则带归闽地。”又《青豫等省栽种番薯始末实录》云:“番薯种本吕宋回国,国不用粪治,被山蔓野,皮丹如朱,夏秋成卵,夷人随地掘取,以佐谷食。在本国极贱,然珍其种,不与中国人。……振龙公贾于吕宋,啖夷人以利,得其藤数尺,并得刈植藏种法归,私治畦于纱帽池舍傍隙地。依法栽植,滋息薯衍,其传遂广。”这么说,自海外盗归番薯一事,广东的文献归功于粤人,而福建的文献则归功于闽人,隐含了小小的地域之争。

还有一种说法,谓陈益自安南(也就是交趾,今越南北部)盗回广东东莞。据农史学家梁家勉的《番薯引种考》,东莞《凤岗陈氏族谱·陈益传》载:“万历庚辰客有泛舟之安南者,公偕往。比至,酋长延礼宾馆,每宴会辄飨土产曰薯者,味甘美。公凯(觊?)其种,贿于酋奴,获之。未几,伺间遁归。”梁家勉指出,明嘉靖年间在越南称王的莫氏,源出于东莞,故此后来往越南的东莞人可能较多;由此背景看,陈益引种番薯的可信度甚高,而他引种番薯的年代,在有关文献中更是最早的。

此外,在林文龙编的《台湾诗录拾遗》里,我还见到一首《地瓜行》:“葡萄绿乳西土贡,荔枝丹实南州来。此瓜闻传出吕宋,地不爱宝呈奇才。有明末年通舶使,桶底缄藤什袭至。植溉初惊外域珍,蔓延反作中邦利。白花朱实盈效原,田夫只解薯称番。”这当然也是番薯入华的史料了。所谓“桶底缄藤”云云,正与《农政全书》“取藷藤绞入汲水绳中”的记载若合符节。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番薯大盗”呢?这是不容易确定的。但也不必非得确定。盖番薯之为物,绝不珍罕,其种植较之茶叶远为普遍,种植技术也相对简单;故中国人完全可能组织过不同的“番薯特工队”,自不同的国度,通过不同的路线,引入到不同的地域。不论“番薯大盗”为谁,不论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不论是广东人还是福建人,中国人大约于明代后期自东南亚盗取番薯种苗,当系史实。

仅论商业价值的话,番薯当然是小儿科,远不能与丝绸、陶瓷、茶叶相提并论,故论商业机密的得失,中国人是得不偿失的。但丝绸、陶瓷、茶叶之于西方,大体是高级消费品,乃至奢侈品;而番薯之引入,事关民生,惠及底层,其于中国经济社会的影响,不是单从市场交易额可以衡量的。何柄棣的《美洲作物的引进、传播及其对中国粮食生产的影响》一文曾有著名论断,以为花生、番薯、玉米、马铃薯“传华四百余年来,对中国土地利用和粮食生产确实引起了一个长期的革命。粮食生产革命和人口爆炸确是互为因果的”,尤其是番薯,“对中国山地和瘠土的利用,对杂粮种植的多样化,起了极深刻的影响。……‘万历番茄〈薯〉始入闽,如今天下少饥人。’这首诗虽稍有夸张,但最能说明甘藷的历史作用。”其结论虽有置疑者,但番薯于民食的功德甚大,总是无法否认的。

以上回溯了丝绸、陶瓷、茶叶及番薯的商业窃密史,三个是中国人被盗窃,一个是中国人盗窃,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我以为,首先可以得出一个明显结论:从商业立场,从生意立场,垄断技术机密者,必欲保持技术垄断;反过来,不拥有技术机密者,必欲打破技术垄断。这是利益问题,无关道德。只能说,盗窃商业机密违反了法律——而且是现行的法律,但未必就违反道德。事实上,这种违法行为,往往倒是有利于人类的总体福祉的,比如“茶叶大盗”或“番薯大盗”,与其说是恶谥,不如说是美名吧。

从历史上看,窃取技术秘密以及类似的侵权行为,比比皆是,而且有来有往,没有哪一方是绝对纯洁的。商业跟政治一样,台面是一回事,幕后又是一回事,既要明修栈道,也欲暗渡陈仓,在明的法律或契约之下,总还有着“潜规则”。没有哪个共同体不想将他者的利润化为自己的利润,透明经济是必须的,是主流,但灰色经济也必然或多或少地存在,这也是现实。

这样,对于我们过去被窃的,不管是丝绸、陶瓷、茶叶还是其他,时过境迁,我们当然也无须怨愤,无须心疼;但同样的,对于国人那些假冒“爱马仕”手袋的、山寨“苹果”手机的、打着“麦肯堡”名义卖快餐的,那些盗版影碟、CD、图书的,我们也无须惭愧,无须脸红。那就是我们各行各业的福钧,各行各业的“大盗”啊!

而且,孤立地看,商业机密被窃固然是坏事;但若退一步,从更大的背景看去,商业机密被窃就不尽是坏事了——那往往表明,那些商业机密代表了行业的标杆,其背后的技术和文明也处于优越地位,所以才会被他人艳羡,所以他人才一心要巧取豪夺。因此,对中国人来说,可悲的并不是传统的商业机密被窃,真正可悲的是,近代以还,我们又有多少商业机密为人觊觎,值得窃取呢?我们身处技术文明的低端,只能小打小闹地偷得别人一点小机密,赚回一点小便宜罢了。

还有一点,商业机密外泄,是否形成重大打击,取决于共同体是否强韧,取决于共同体是否有积极的回应,取决于原本的技术垄断者是否能推陈出新。当中国仍然强盛时,丝绸工艺外流,甚至陶瓷工艺外流,都未动摇“中国制造”的根本;只是当中国真正衰败时,茶叶工艺外流,才会令“中国制造”大伤元气。丝绸、陶瓷之后,茶叶的秘密,几乎是中国物质文明最后的精华了,精华一去,还剩下什么呢?

总而言之,一种商业技术若有重大利益,其秘密总会被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但长远来说,往往秘密是要被窃夺的,利益是要被分享的。物质文明方面的技术秘密尤其如此。越是能让“沉默的大多数”受惠的技术秘密尤其如此。哪里有垄断,哪里有厚利,哪里就有“大盗”,盗窃和山寨,永远防不胜防。

还用得着说吗,永远会有罗伯特·福钧,区别只在于,他是我们的“大盗”,还是他们的“大盗”。

(本文原标题:《永远会有罗伯特·福钧》)

(作者:su 编辑:admin)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