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西藏的足迹】西南丝绸之路:从茶马古道的烟尘到天路的呼啸

时间:2015年07月24日信息来源:互联网 点击: 【字体:

 文| 曹雅欣 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

【追梦·西藏的足迹】西南丝绸之路:从茶马古道的烟尘到天路的呼啸

  导语

  茶马古道

  那时的古道

  茶马互市 蜿蜒西南

  那时的古道

  跌踏沧桑 尘烟漫漫

  那时的古道

  栈道险山 马踏流年

  那时的古道

  叫茶马古道 西南丝绸之路

  速读 西藏的路

  1

  ——茶马古道是什么?

  茶马古道,是指存在于中国西南和西北地区,以马帮为主要交通工具的民间国际商贸通道,是中国西南民族经济文化交流的走廊。

  茶马古道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域称谓,是一条世界上自然风光最壮观,文化最为神秘的旅游绝品线路,它蕴藏着开发不尽的文化遗产。

  茶马古道源于古代西南边疆和西北边疆的茶马互市,兴于唐宋,盛于明清,二战中后期最为兴盛。

【追梦·西藏的足迹】西南丝绸之路:从茶马古道的烟尘到天路的呼啸

  2

  ——茶马古道有几条?

  中国茶马古道有三条:

  1第一条是陕甘茶马古道,是中国内地茶叶西行并换回马匹的主道。

  陕甘茶马古道是古丝绸之路的主要路线之一。主要的运输工具是骆驼。而茶、马,指的是贩茶换马(这里的茶和马均是商品)。

  陕甘茶马古道是陕西商人在西北进行茶马互市线路,从长安、汉中到甘肃、宁夏、新疆,到唐朝时,与丝绸之路相连,走向中亚、欧洲,成为丝绸之路的主要路线之一。2第二条是陕康藏茶马古道(蹚古道),近年来又被学术界称为西南丝绸之路

  始于唐代,由陕西商人与古代西南边疆的茶马互市形成。由于明清时政府对贩茶实行政府管制,贩茶分区域,其中最繁华的茶马交易市场在康定,称为蹚古道,因此陕康藏茶马古道是当时可以在国内跨区贩茶的茶马古道。

  川藏茶马古道是陕康藏茶马古道的一部分,东起雅州边茶产地雅安,经打箭炉(今康定),西至西藏拉萨,最后通到不丹、尼泊尔和印度,全长近四千余公里,已有一千三百多年历史,是古代西藏和内地联系必不可少的桥梁和纽带。3第三条滇藏茶马古道

  滇藏茶马古道大约形成于公元六世纪后期,它南起云南茶叶主产区西双版纳易武、普洱市,中间经过今天的大理白族自治州和丽江市、香格里拉进入西藏,直达拉萨。

  有的还从西藏转口印度、尼泊尔,是古代中国与南亚地区一条重要的贸易通道。

  普洱是茶马古道上独具优势的货物产地和中转集散地。

【追梦·西藏的足迹】西南丝绸之路:从茶马古道的烟尘到天路的呼啸

  3

  ——茶马古道是怎么来的?

  茶马古道起源于唐宋时期的“茶马互市”

  因康藏属高寒地区,海拔都在三四千米以上,糌粑、奶类、酥油、牛羊肉是藏民的主食。在高寒地区,需要摄入含热量高的脂肪,但没有蔬菜,糌粑又燥热,过多的脂肪在人体内不易分解,而茶叶既能够分解脂肪,又防止燥热,故藏民在长期的生活中,创造了喝酥油茶的高原生活习惯,但藏区不产茶

  而在内地,民间役使和军队征战都需要大量的骡马,但供不应求,而藏区和川、滇边地则产良马

  于是,具有互补性的茶和马的交易即“茶马互市”便应运而生。

  这样,藏区和川、滇边地出产的骡马、毛皮、药材等和川滇及内地出产的茶叶、布匹、盐和日用器皿等等,在横断山区的高山深谷间南来北往,流动不息,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而日趋繁荣,形成一条延续至今的“茶马古道”。

【追梦·西藏的足迹】西南丝绸之路:从茶马古道的烟尘到天路的呼啸

  4

  ——茶马古道发挥了什么作用?

  明代文学家汤显祖在《茶马》诗中这样写道:

  “黑茶一何美,羌马一何殊。”

  “羌马与黄茶,胡马求金珠。”

  足见当时茶马交易市场的兴旺与繁荣。

  历史上的茶马古道并不只一条,而是一个庞大的交通网络。它是以川藏道、滇藏道与青藏道(甘青道)三条大道为主线,辅以众多的支线、附线构成的道路系统。地跨川、滇、青、藏,向外延伸至南亚、西亚、中亚和东南亚,远达欧洲。三条大道中,以川藏道开通最早,运输量最大,历史作用较大。

  茶马古道中的滇藏路线是:西双版纳-普洱-大理-丽江-香格里拉-德钦-察隅-邦达-林芝-拉萨。到达拉萨的茶叶,还经喜马拉雅山口运往印度加尔各达,大量行销欧亚,使得它逐渐成为一条国际大通道。

  这条国际大通道,在抗日战争中中华民族生死存亡之际,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追梦·西藏的足迹】西南丝绸之路:从茶马古道的烟尘到天路的呼啸

  5

  ——茶马古道的艰险与神圣

  茶马交易治边制度从隋唐始,至清代止,历经岁月沧桑近千年。在茶马市场交易的漫长岁月里,中国商人在西北、西南边陲,用自己的双脚,踏出了一条崎岖绵延的茶马古道。

  所谓茶马古道,实际上就是一条地道的马帮之路。

  历史已经证明,茶马古道是一条人文精神的超越之路。马帮每次踏上征程,就是一次生与死的体验之旅。茶马古道的艰险超乎寻常,然而沿途壮丽的自然景观却可以激发人潜在的勇气、力量和忍耐,使人的灵魂得到升华,从而衬托出人生的真义和伟大。

  不仅如此,藏传佛教在茶马古道上的广泛传播,还进一步促进了滇西北纳西族、白族、藏族等各兄弟民族之间的经济往来和文化交流,增进了民族间的团结和友谊

  沿途上,一些虔诚的艺术家在路边的岩石和玛尼堆绘制、雕刻了大量的佛陀、菩萨和高僧,还有神灵的动物、海螺、日月星辰等各种形象。那些或粗糙或精美的艺术造型为古道漫长的旅途增添了一种精神上的神圣和庄严,也为那遥远的地平线增添了几许神秘的色彩

  从久远的唐代开始,直到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滇藏、川藏公路的修通,历经岁月沧桑一千余年,茶马古道就像一条大走廊,连接着沿途各个民族,发展了当地经济,搞活了商品市场,促进了边贸地区农业、畜牧业的发展。与此同时,沿途地区的艺术、宗教、风俗文化、意识形态也得到空前的繁荣和发展。

【追梦·西藏的足迹】西南丝绸之路:从茶马古道的烟尘到天路的呼啸

  如今,在几千年前古人开创的茶马古道上,成群结队的马帮身影不见了,清脆悠扬的驼铃声远去了,远古飘来的茶草香气也消散了。然而,留印在茶马古道上的先人足迹和马蹄烙印,以及对远古千丝万缕的记忆,却幻化成华夏子孙一种崇高的民族创业精神。这种生生不息的拼搏奋斗精神将在中华民族的发展历史上雕铸成一座座永恒的丰碑,千秋万代闪烁着中华民族的荣耀与光辉。

【追梦·西藏的足迹】西南丝绸之路:从茶马古道的烟尘到天路的呼啸

  6

  ——茶马古道,不能忘却的辉煌

  第一,茶马古道是青藏高原上一条异常古老的文明孔道。

  茶马古道并非只是在唐宋时代汉、藏茶马贸易兴起以后才被开通和利用的,早在唐宋以前,这条起自卫藏,经林芝、昌都并以昌都为枢纽而分别通往今川、滇地区的道路就已经存在和繁荣,并成为连接和沟通今川、滇、藏三地古代文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通道。

  第二,茶马古道是人类历史上海拔最高、通行难度最大的高原文明古道。

  青藏高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高原,被称作“世界屋脊”或“地球第三极”。正因为它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道路并且几乎横穿了整个青藏高原,所以其通行难度之大在世界上的各文明古道中当是首屈一指。

  藏区民众中有一种说法,称茶叶翻过的山越多就越珍贵,此说生动地反映藏区得茶之不易。

【追梦·西藏的足迹】西南丝绸之路:从茶马古道的烟尘到天路的呼啸

  第三,茶马古道是汉、藏民族关系和民族团结的象征和纽带。

  恰如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中所言:

  “汉地的货物运到博(藏区),是我们这里不产这些东西吗?不是的,不过是要把藏汉两地人民的心连在一起罢了。”这是藏族民众对茶马古道和茶马贸易之本质的最透彻、最直白的理解。

  茶马古道的意义显然并不仅止于历史上的茶、马交换,事实上它既是历史上汉、藏两大文明发生交流融合的一个重要渠道,也是促成汉、藏两个民族进行沟通联系并在情感、心理上彼此亲近和靠拢的主要纽带。

  所以,无论从历史与现实看,茶马古道都是汉、藏民族关系和民族团结的象征与纽带。

  4第四,茶马古道是迄今我国西部文化原生形态保留最好、最多姿多彩的一条民族文化走廊。

  正如费孝通先生所言,该地区:

  “沉积着许多现在还活着的历史遗留,应当是历史与语言科学的一个宝贝园地”。

【追梦·西藏的足迹】西南丝绸之路:从茶马古道的烟尘到天路的呼啸

  7

  ——从茶马古道的烟尘,

  到“天路”的呼啸

  青藏铁路,东起青海西宁,南至西藏拉萨,全长1956千米,被誉为“天路”,是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标志性工程,是中国新世纪四大工程之一。

  2006年7月1日,青藏铁路正式通车运营。

【追梦·西藏的足迹】西南丝绸之路:从茶马古道的烟尘到天路的呼啸

  青藏铁路海拔4000米以上的路段960千米,多年冻土地段550千米,翻越唐古拉山的铁路最高点海拔5072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在冻土上路程最长、克服了世界级困难的高原铁路。

  2014年8月15日,青藏铁路延伸线拉日铁路开通运营。

  它也被人们称为:团结路、幸福路。

【追梦·西藏的足迹】西南丝绸之路:从茶马古道的烟尘到天路的呼啸

  所以说

  茶马古道

  过去的古道

  汗洒一路 茶担一程

  西风斜阳 融通四方

  而今的天路

  呼啸东西 驶入雪域

  纵横高原 驶来希望

  从茶马古道到青藏铁路

  从西南丝绸之路到天路

  日照金山,雪岭依旧圣洁古今

  疆域苍茫,真情畅通山高水长

  作者介绍:

【追梦·西藏的足迹】西南丝绸之路:从茶马古道的烟尘到天路的呼啸

  曹雅欣,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副秘书长,“子曰师说”微信号、“学习经典”微信号创始人。

  青年文化学者。独立撰稿人、文化主持人、国艺演说者。

  光明网“醉中国”专栏作者。代表作有《国学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图书。其“国学与时政”系列文章,分别被全国上百家主流网站广为转载。

  策划并撰写了“琴梦中国”系列作品,包括《琴梦红楼》《琴颂诗经》等。

  “国艺演说”是曹雅欣首创的一种讲与演并重的、多种艺术形式结合的文化传播方式。在“琴梦红楼”、“琴颂诗经”琴歌艺术音乐会中,担任每场音乐会的文化主持。

  始终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当代传播,把国学、国艺做时代性解读。

(作者:su 编辑:admin)
文章热词:机械 科技 传统

上一篇:雍正“喝不起”的茶——太平猴魁

下一篇:没有了